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反贪会官员供证‧明福书包曾被移动3次

2020-07-25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反贪会官员供证‧明福书包曾被移动3次(吉隆坡1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週二进入第十一天的审讯,第十六名证人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祖丽娜瓦蒂指出,据她在案发当天逗留在玛沙兰大厦长达12小时所观察,被指藏有“字条”的赵明福书包曾被移动达3次至3个不同之处,但她不清楚是谁移动书包。未察觉谁移动书包祖丽娜瓦蒂在皇委会执行官阿旺阿玛达再也的提问下指出,她于如常般于早上8时半抵达位于沙亚南玛沙兰大厦14楼的办公室上班。当她準备进入办公室时,发现其同事纳兹里的办公室前沙发旁的地板上,有一个黑色带有橙色的书包。经过在庭上认证证物后,祖丽娜瓦蒂确定当天所见的书包是赵明福所拥有。“我对书包不以为意,直接进入办公室内如常办公,午休也不曾外出,直到下午2时30分左右,我才步出办公室。”她说,她与同事阿兹安于下午2时半左右在安努亚的办公室内,处理雪州行政议员涉嫌滥用选区拨款案的文件。“我进入安努亚办公室后,再次发现该黑色书包在办公室内的访客椅上。”她声称,由于她逗留在安努亚办公室的时间不长,再加上当时情况混乱,因此她未察觉是谁移动该书包。她说,直到下午4时至5时左右,警方鉴证组查案官阿末纳兹里助理警监询问她是否曾看过黑色书包时,她才发现黑色书包再次被移至同事纳兹里办公室外的沙发上。她也说,在事发当天早上至下午期间,该楼层并没有其他人在场,包括负责调查雪州行政议员涉嫌滥用拨款的官员安努亚等也没在现场,因此她不清楚是谁移动过黑色书包。不过,她称,直到下午5时多至6时期间,才看见安努亚出现在14楼办公室。她称,当天曾于下午5时左右离开14楼一会儿,随后再返回办公室,直到晚上8时半离开。在此之前,赵明福坠死案的查案官阿末纳兹里曾在这个书包发现疑是赵明福遗下的“字条”,而引起极大争议,因此该书包成为此案重要证物之一。赵明福书包“一日三动”第一动:在同事纳兹里办公室前沙发旁的地板上(早上8时30分)第二动:在同事安努亚办公室的访客椅上(下午2时30分)第三动:在同事纳兹里办公室外的沙发上(下午4时至5时)阿布卡欣促官员勿瞒真相证人祖丽娜瓦蒂指出,当时担任反贪会副主席的拿督斯里阿布卡欣,对于证人赵明福坠死在反贪会办公室而感到生气及失望,并多次要求官员不要对案件有所隐瞒,需告知警方真相。她指出,事发当天,当赵明福坠楼死亡消息传开后,雪州反贪会14楼的办公室情况顿时变得混乱,除了警方、阿布卡欣及调查主任苏克里抵达现场,也有大批媒体驻守在该处。她说,由于证人坠死在反贪会办公室,再加上与此案有关联的查案官全都不在办公室内,以致没有人能回答阿布卡欣的提问,因此他感到失望及生气。“他告诉我们不可以对此案有所隐瞒,要说出真相。”她也说,当时有超过5名警员聚集在有关地点调查。至少3人靠近窗口观看证人祖丽娜瓦蒂因怀孕,因此不敢靠近疑是事发窗口近看赵明福的遗体?祖丽娜瓦蒂声称,当赵明福坠死于大厦5楼走廊的消息于下午2时许传开后,顿时引起轰动,不少人靠近14楼疑是事发窗口往下看赵明福的遗体。“据我所见,至少有3人在窗口旁。不过,我不确定他们是否曾触碰窗框。”祖丽娜瓦蒂在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提问下声称,她仅从大厦其余窗口,往下瞄看赵明福的遗体。被询及为何不从正窗口望看赵明福遗体时,祖丽娜瓦蒂以微小声音说:“我当时在怀孕期,因此我不想直接看到不好的画面。”祖丽娜瓦蒂强调,由于信仰关係,当时仍是孕妇的她不敢从窗口直接观看赵明福的遗体。法医凯鲁频搞错楼层赵明福坠死案事隔两年,负责解剖赵明福遗体的资深法医凯鲁阿兹曼似乎对案发现场的楼层感到混乱,把赵明福卧尸的5楼走廊说成4楼,位于14楼的案发窗口更说成18楼。凯鲁週二在听证会上指出,他于案发当天下午4时多左右抵达现场,其余两名法医巴拉斯汉及莫哈末沙还未抵达案发现场。他声称,由于刚在万津完成另一宗解剖案,因此他在抵达现场后到外购买笔记本。他说,他们一批人在5楼走廊接受查案官阿末纳兹里助理警监讲解案情后,就直接到反贪会办公室进行调查工作。不过,凯鲁误将位于14楼的办公室说成18楼,随后马上作出纠正;之后,他又摆乌龙将重返5楼案发走廊说成在4楼,令现场者感到混乱。他随后指出,当他们于傍晚7时半左右为死者遗体检验尸斑时,已发现死者遗体呈僵硬。【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0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